广告位1
广告位2

首页 > 初一作文 > 目前的中华大地,确实可以创建这说白了的大同世界吗?

目前的中华大地,确实可以创建这说白了的大同世界吗?

ww0022 初一作文 2020年07月28日
广告位3

创作者:高静宜   近些年我国明确提出,将传统式密闭式小区宅院更新改造成更为顺通的敞开式商业街,这一建议在一定水平上更改当代小区的合理布局和整体规划,也在交通出行输通和土壤资源运用上明确提出了有效的提议。在有关文档下达的全过程中,"基本建设当代敞开式商业街"也在网络上引起了探讨和评定,访问 每个社区论坛blog,大部分人都觉得这一作法是盲目跟风学习培训西方国家而忽视我国本土的民俗文化民意。于我本人来讲,中国式家庭商业街有与众不同的规律性及文化应当足以储存,但一味地将此建议归入欧洲文化的侵入就以偏概全了。   实际上针对"商业街"这一社会制度,西方国家的对外开放意识从柏拉图的《理想国》就刚开始初具雏形,康帕内拉的《太阳城》和凯里欧文的"构建和谐社会"也是有进一步的健全讲解。可是,既在我国论中国式家庭商业街,那還是从大家最了解的当地文化艺术历史时间中剖析这类敞开式商业街到底有什么利与弊。在修真的中华传统文化中,早在千余年前就对"中国式家庭商业街"开展了一定的"乌邦托"式的未来展望。五柳先生曾喝酒作诗赞其住所"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充足呈现了理想化中和谐亲朋好友的邻里和睦和幽然恬静的街道社区住所,;"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圣贤圣人也在《礼记》中勾勒了修真针对"美丽新世界"的最终构想: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中国式家庭商业街理应顺通对外开放,引各界湖泊入瑶池。那麼那么问题来了,目前的中华大地,确实可以创建这说白了的"大同世界"吗?这些鳞次栉比参差隔开的小小的商业街真的是归属于大家的"中国式家庭商业街"吗?我觉得,回答是否认的。   实际上不但当代人不习惯说白了的"敞开式商业街",古时候的吟游诗人文人雅士都不可以接纳太过对外开放的住所形状。王摩诘向来追求完美禅心佛意,在终南山别居也趋向于"兴来每独往,胜事空知道"的清幽日常生活;"君有寒山路,寒新路不一样",现代都市繁华又怎样,无知己相随无听友相伴,也不过是寒山茅舍独一间,自看"庭前花开花谢"。"静居"和"独居生活"在我国的人文精神中是最具归属感和舒适度的,古代人的闲情雅致一直放置清静以上,"老年人雨声僧庐下"看"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或是"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即使枯坐门口也可以平静地观想"点点滴滴到阶明"。说白了"大隐隐于市",我不会太坚信若确实将小区对外开放熙熙攘攘,陶潜还能平心静气地说:"悠然见南山,悠然见南山",东篱已除,雪梅也无从可种;即便深圳南山能觅,也和国家法定假日的游玩景点一样,水穷之处再没了看花开花落,到处都是人山人海看不到草野吧。   五千年传统文化带来我们中国人一个独特的社会发展情怀:人情世故。尽管从古到今,从《论语》巨着到中小学生守则都教育大家变成一个不求回报奉公的人,可是毫无疑问,绝大多数我们中国人還是坚持不懈"小家庭"高过"大伙儿"观念。传统式的小区宅院尽管用高高地墙体和锐利的铁网阻隔了外边的繁华世界,可是也在一定水平上维护了墙里溫暖悠然自得的都市田园。我国的老人对"家"的依赖性是很明显的,儿女出门工作中不常常回家了,如何消磨无趣岁月宽慰孤独心里呢?在传统式的中国式家庭商业街里,当然是叫上一些老友老街坊,早晨一起去农贸市场挑挑生鲜食品,中午到住宅小区娱乐室里摇摇头气,夕阳西下再一起搭伴在大院里走一走聊一聊畅谈人生。可是假如小区被路面激光切割开,本来归属于"大家"的小世界迫不得已与别的不太熟识的人共享,这种艰辛半世的老年人怕是也享有不上归属于自身"家"的舒心和舒服了吧。路多了,中国联通了全球却也生疏了相互,何苦来哉?针对年青人来讲,敞开式的商业街也但是是在摆动在四处奔波的天平秤上再加一枚繁杂人际交往的标准砝码,八面玲珑前瞻后顾能够产生在名利场中变成一往无前的利刃,可是不应该变成溫暖家中的在背芒刺。心灵的归宿又何苦几起惊涛骇浪呢?   从"历史人文""人情世故"2个视角而言,敞开式商业街都并不是适合的"中国式家庭商业街",可是我认为更关键的缘故還是我们中国人"人的本性"的缺少,世风歪斜谈何大道之行?世人抨击古代人"苛法酷刑",可是也更是那般冷酷无情的社会发展铁律改正着恶劣行径,管束着卑劣人的本性。心的外流只有令人见到山河的茫茫,当代中国经济发展发展趋势技术领先全球前端,可是绝大多数我们中国人的社会道德观念却并沒有飞速发展,乃至背叛传统式社会道德。碰瓷党的老年人抹杀了年轻人的热情善意;含毒的食品类摆脱了人和人之间基础的信赖;大嗓门的喧闹变成了中国公民在外国旅游日常生活的独特标识。而在我们自己的商业街里,街道社区沸反盈天,鸣笛声此起彼落,恶臭味的垃圾池在大街上上海弄堂,忽视政策法规轻视社会道德仿佛早已变成术士歹徒的通行卡,借问在那样连"老有所养,幼有一定的养"都没法做到的社会发展里,怎样能保证"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比较之下,住宅小区和宅院用院墙防护出的相对性清静和安心的生活家居好像更能给居民以归属感。一样,假如推行商业街化,相对的政策法规不可以立即紧跟填补填漏,我觉得这一纸整体规划提议最后总是变成小区违法犯罪的导火线吧。   人人都爱乌邦托,可是在商业街化基本建设的全过程中也要考虑到"中国式家庭商业街"的与众不同之处,不可以揠苗助长急功近利,也不必奢求一蹴而就洗心革面,商业街社会治理并不是一家一户之事,期待相关部门组织 ,能从自然环境考虑,考虑到为人处事,正确认识人的本性初心,深思熟虑开张圣听,厚积而薄发,进而创建一套真实的合适大家的"中国式家庭商业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