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1
广告位2

首页 > 初一作文 > 飞机场一瞬间飞到云彩以上,窗前灿烂的夜空,好像为了谁预埋了一

飞机场一瞬间飞到云彩以上,窗前灿烂的夜空,好像为了谁预埋了一

ww0022 初一作文 2020年07月28日
广告位3

创作者:植振华   昨天晚上,我还在云彩以上,那时候通过飞机场对话框,腑视云彩之中的山河是漆黑一片,而云彩以上的天上却很光亮,并体现了一种崇高的光辉,月儿更如银光闪闪的长刀,切掉了我脑海中里破旧不堪的记忆力。这时,灵界的天地万物早已很静寂,仅有星辰闪烁着怪异的双眼,在高空透視着大家的心情。   飞机场在朝霞美丽动人的灯光效果中飞出飞机场,我却在拾不了心思的唢呐声中,被往来穿梳的人工流产抹去了行迹,并迅速离开山河无尽的景色。飞机场划过田野,那一望无际的油莱花,划过大山峻崚,那一遍遍森林,划过袅袅炊烟枭枭的村庄,划过汹涌澎湃的江河,划过绝不干枯的海洋……划过岁月,令我好像置身于在朝霞布满尘世绚丽多彩的道上欢歌笑语,及其在褪不绝记忆力的绿苔上挥泪。这些长在诗里的蔓草仍然生机勃勃,只有我自己在春天种下的凤凰树还没有引燃红火的花瓣,春季便已远了。   飞机场已经茫茫的秋風中,穿越重生恬静的夜晚,在黑暗的天空中,那未曾停息的气旋,连在声响总在云彩之中的方向,持续变更着我运势的迈向,在时钟频率的连接点上取笑着我波动浮沉的境遇,另外被碰触的还有我那惊悚不确定,忐忑不安的心。   飞机场一瞬间飞到云彩以上,窗前灿烂的夜空,好像为了谁预埋了一扇性命的门帘子。剥掉了夜的黑衣,我坚信那远处的山河,一定仍在哪棵凤凰树下,闪耀着春季的漂亮景色。仅仅此时,发动机舱的灯光效果尽管光亮,但云彩之中的山河,令我看不清楚任何东西,群体的行走宛如一只只小蚂蚁爬取。我还在无聊中阅览被别人丢弃的废旧报纸,在治丝益棼的新闻报道里获知那一年失踪的马航客机,在西印度洋海域的一个海岛上,外露一些眉目,随后我宁静地忘记了世间的简历,等待荒谬的天籁传送天坠美妙的声音。   我是在渐行夜幕时候,办理托运坐在这班民航客机的,带著山河边缘最终的一抹霞光,好像性命打入冷宫的叶片,离开秋季。我在哪个大城市考虑,急匆匆地赶赴这一大城市,好似一只小鸟从这个地方飞往另一个地区,民俗也有一种无可奈何的叫法叫"维持生计",大款们叫"捞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