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1
广告位2

首页 > 初一作文 > 夜过深,因此看到星空

夜过深,因此看到星空

ww0022 初一作文 2020年07月28日
广告位3

创作者:文章内容   夜多深?我询问。   看不清楚那夏天长远的天上变为好像近在咫尺的深蓝色小路,听不见那盘绕在老墙壁的青藤私语被洗干净的苍冷。我伸手想把握住点什么,手心却仅有从对话框鱼贯而入的水色,终归寻看不到一丝溫暖的印痕。   远山长路森林空谷   我能想像那就是如何的一种日常生活。   一仰头,仅有峭壁割开的一片蓝天白云;一回望,仅有当然赏赐的几丛古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置身于铁路线两侧。听见列车的轰鸣,却看不到彼端的玫瑰花。   朝随初阳,夜伴星河,身穿雨雪天气风雨。在孤独的职位上,他把以往与明日的开心和心酸一起酿进时光的酒里,和着轻风,一口一口喝下。   献给,警笛。很简单的姿势,他找到一种藐视这夜的能量,找到一种清静而杰出   的挣脱。   天崖漫途羁旅二胡   他的脸部沒有一切的小表情,似处事不惊。   站在人工流产以外,静静的看见他,穿越千年的太阳与尘土,寻找一种总是在梦里出現的共鸣点。   他大约有五十多岁吧,秀发稍显斑白,腰略微躬着,身体前倾,伸展颈部,比如说呢?像一只驼鸟。   他就坐着那里,静静地拉着二胡,沉默不语,一切顺其自然,有时候有些人学会放下几只钱币,颔首便算作还礼。他沉醉于自身的全球里,双眼闭紧,人体有节奏感地晃动。夕阳斜斜地照了回来,恍若隔世间有一种不真正的觉得。   侧耳听去,那如天如地如梦似幻宛转悠扬似花似风伤怀如电如行板如秦腔戏曲的歌,他不朽的赞歌!   他站将起來,收好产品,向大街上走去。身影在地面上被拉得较长,他慢慢地走着,依然是伸展颈部的固执姿势。是的,他是一只驼鸟,一只始终不容易将头埋进沙里的驼鸟!   孤舟瘦竹醉眼浮沉   他坐着船首,看向渐行渐远的鸟类和散掉的粼粼细浪。手上是一根瘦削如笔的钓竿。那水岸的三千竹林,濯过更显风骨。他站将起來,摸了摸短褐穿结的步衣,回身入舱。   风帘动,残月香,水茫茫。野云俱暗,一袖灯影半湖光山色。闲听舟中碎雨,夜来枕上清霜,醉眼对寒江??   纵乾坤茫茫,他也把酒言欢对月,瞬息相和;任人世间飘零,他亦把酒临风,独酌高卧。没去想今日一条鱼没钓上,没去想明日是不是还能喝酒如此。   哪个乘偏舟的渔翁悠闲自在得好像在青天白云以外。   伍尔芙笑容着说:"时光水波荡漾,赏赐爱与性命,只有日常生活不可以被别人替代,总是有孤独相伴。"但这夜的黑却终归抵挡不住月的辉煌,孤独的日常生活一样能够给出艳丽的花瓣。   是的,有那样一群人。   即便艰辛布满,满地荊棘,她们依然能够迈出一路繁花,灼灼其华。即便慢慢长夜,星河一望无际,她们仍然能够拥月入怀,乘风而去。那时候石涧流息不歇,一缕潺潺汇聚成潭,倒影尘世百相,背后死前尽付一笑间。   我望向窗前低沉宽阔的夜幕,耳旁却恍惚间飘过来清远市的琴声。   夜过深,因此 看到星空。   夜过深,有些人吹月三更。   这由岁月亲自手工雕刻在我青少年梦镜的月光,暖而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