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1
广告位2

首页 > 初一作文 > 住进新房子的老李第一天晚上就开心的睡不着,感觉一辈子有那么孝

住进新房子的老李第一天晚上就开心的睡不着,感觉一辈子有那么孝

ww0022 初一作文 2020年07月28日
广告位3

创作者:铁生采迅   老李离休在家里的第一天,家中就来了关键的顾客,并不是他人,只是老李无私奉献了三十二年青春年少加工厂的领导成员。   十七岁那一年迫不得已生活,老李很早辍了学得了加工厂里劳动者,在他人眼里他仅仅个黄毛小子,年龄小文凭低,只有在工厂做些劳动力,薪水虽甚少,但能种活自身。那时候的他就刚开始羡慕嫉妒工厂的技术人员了,不但由于技术人员们全是高薪水、休息日,还由于那就是个受人尊重的工作中,但技术人员们大多数是大学文凭,在校大学生在那时候也是微乎其微了,但针对中学退学的老李而言,他想干技术人员的这一执念相当于一步登天,可他内心自始至终害怕忘记了这一执念。老李一有空档便和工厂的技术人员小杨谈古论今,两个人的关联也算好啦,老李会不经意地问些专业性难题,小刘也从容相告,之后,老李就把记在心中的"商品"写在紙上......就是这样偷师学艺了大半年多,老李拿着厚厚的一叠记的一颗颗的纸进行愁,发觉这种非常简单也最零散的专业知识并不可以帮上哪些大忙。但苍天不负有心人,或许是小杨找到更强的工作中,他辞了工厂的技术人员,临走前还没有忘掉把几本书技术性层面的书交给了老李,这几本,老李甘之若饴,拥有"武林秘籍"的老李开始了"全身心修练",书里有的专业名词和晦涩难懂的语汇,老李就天天地了班就往无人能敌的公共图书馆跑......每一次返回寝室时工人们都睡得正香了,虽然一天干活儿出来已经是身心疲惫,但他坚持不懈去看书到深更半夜,一年多至今,加工厂住宿楼仅有老李寝室的灯光效果一直亮着......工厂的技术人员们都被老李的激情触动了,刚开始不经意的口传心授,拥有这类从零的课堂教学,老李真功底暴增,可以说,下一次工厂再招技术人员,那非老李莫属了。   老李虽触动了工厂的技术人员们,却不曾触动市场经济体制,因为工厂的做生意与日俱减,连到几个月的薪水发不到,最开始走人的是工厂的技术人员们,剩余的便是一群"呀呀学语"的职工。一天下午歇息,老李去打开水的道上历经领导干部公司办公室,里边的会话被他听得一清二楚。   "工厂的技术人员都走光,剩余一大堆设备,那就是在靠运势运行,万一出点啥事,厂就完全偏瘫了!"   "就没新的技术人员来咱厂了没有?"   "即使来啦,我们也开出不来薪水来!"   "我觉得,把厂关掉吧!降低点损害。"   "唉--"   "领导干部,这厂不可以关啊!下边也有一大堆的职工啊!沒有技术人员......你看看本行不好!?"老李一手握着茶具,拉门离开了进来。   厂领导干部见老李冲锋在前如见了一根稻草,无论如何还要让眼下的这一年青人试一试。   就是这样,老李变成工厂唯一一个不拿薪水,沒有休息日的技术人员。厂领导干部决策把工厂的一半设备卖出,先处理职工的薪水,加工厂仍旧运行。偌大的工厂,职工下班啦之后,仅有老李一个人和十几台设备。老李搞清楚,加工厂的运势在这里剩余的几十台设备上,他不管怎样还要维护保养好这十几台设备。   直至第三年春季,工厂又刚开始惹人了,清冷的加工厂又刚开始繁华起來。领导干部办公室里,老李拿着很厚一叠钱,领导干部说那就是欠了老李2年的人工费,老李数了数,足有二倍多。自此工厂的做生意越干越大,在全国性开过几十家生产基地,领导干部提议老李去做外地的场长,老李却婉言谢绝了,他说道做技术人员早已很考虑了,他知道自身有几两重。自此,老李变成工厂当之无愧的高薪水、休息日、受人尊重的技术人员。   老李坐在沙发上,给领导干部倒的茶叶茶温存还未消,他的脸部早就是泪水横纵,三十二年,好像梦一场。   已过不久,老李和老伴儿就搬入了阳光小区的二楼,二楼不高就不低,正和老李的情意。房屋是老李孩子买的,室内装修由闺女一手大操大办,子女说以便能常常探望俩位老年人,就买来同一个住宅小区的房屋。住进新房子的老李第一天晚上就开心的睡不着,感觉一辈子有那么孝敬的子女满足了。   大半年时间的幸福快乐与宁静却被一位闯入者给弄乱了。   每一餐饭免不了的一碗蒸咸鱼是老李很多年的爱好,闲鱼全是老伴儿提早几日买更好,晒在阳台上。这一天夜里,老李取出了准备好的陈酒,却没见到应当出現在饭桌上的蒸咸鱼,老李看了看老伴儿,老伴儿一脸的憋屈,说晒在阳台上的闲鱼不见了·......老李的这一顿饭吃的很不是爽快,但他并沒有指责老伴儿的管控不到位,只是把思绪放进了"凶犯"的身上。   接下去的几日,晒在阳台上的闲鱼都连续洗劫一空,"凶犯"的猖獗让老李一些憋屈,当初偷师学艺的干劲又涌到了心中。睡觉前,老李叮嘱老伴儿明天上午买一些闲鱼来。   一大早,老李把老伴儿买来的新鮮闲鱼用包装袋包好啦锁在餐厅厨房的存物柜里,老伴儿见了仅仅傻笑着,不知道老李胡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华灯初上,晚餐时老李仍未吃早晨的闲鱼,就连晚餐喝几口的习惯性也抛在脑后了,晚饭后,老李就要老伴儿先去歇息来到,说无需等他。直到天黑了透了,老李拿着手电把存物柜里的闲鱼拿了出去,不露声色的赶到生活阳台,闲鱼被一条一条齐整的摆在晒咸鱼的木工板上,合到了生活阳台的玻璃移门,老李坐着椅子上,隔着玻璃移门凝视这阳台上的一举一动。月色偷偷洒在了阳台上,几个肥嫩的闲鱼正静静的躺在哪闪着星光,老李咽了唾液,又轻揉双眼,老李感觉自身的花眼快晕了,可又害怕闭上歇息一会儿。直至深夜十一点,阳台上依然死寂浑浑,老李提前准备站起去收了"鱼饵",感觉今日"凶犯"不容易亮相了,忽然,老李弓着的身体停在了半空中,他一站起便见到阳台上一双黄灿灿的双眼正一动不动的盯住自身,来看那只白猫早已蹲在阳台上好长时间了,老李想着绝不允许忽略它,忽然灵光一闪,老李铆足了劲头大吼一声奔向了生活阳台,白猫这一幕饥不择食,立即从二楼蹿了下来,接着传出一声白猫因磕到地面上的厉声惨叫,趁着手电筒的光,老李见到那白猫瘸着脚从住宅小区外场的护栏间隙中钻了出来,直至消退在了黑暗中,阳台上是神气十足的老李,他感觉这一次那白猫决不能再来啦。这时候已已过午夜十二点,刚刚的吼叫声也吓醒了老伴儿,困意扑面而来,老李回了卧房倒床便睡去。   仍未由于睡得晚而多睡一会儿的老李一醒来时就奔向生活阳台,老李猛然火冒三丈,昨天晚上疏忽未收的闲鱼又一次洗劫一空了,老李不了的后悔莫及--大意失闲鱼。   老李喊来孩子,商议着把生活阳台装上铁网,老伴儿说以便几个闲鱼和一只白猫不会,但老李的确难咽这一口气,孩子以便老李能舒心,找来啦装修师傅,给生活阳台装到了铁网。   拥有这坚不可摧的天然屏障就可以无忧无虑,但老李又不开心了,生活阳台的闲鱼再一次下落不明了。老李豁然开朗,感觉"凶犯"另有他人,他细心地查验了铁网,又在阳台上认真仔细着,总算在阳台的排水管道孔内了发觉了上缺的闲鱼头,老李禁不住感慨万分,家贼难防。历经简易的解决,老李给水排水孔装到了铁网,到此,阳台上的闲鱼再也不会遭窃过。但是老李却开心不起來,他感觉自身愧疚那只能心捉鼠的白猫。老李冲着阳台上的铁网郁郁寡欢,昨天晚上的事好像记忆犹新,耳旁好像常常听见那天晚上白猫叹息声的厉声惨叫......然后老李在铁网上开个洞,尺寸正好。可那只白猫却从此没出現在过老李的阳台上。   已过不久,生活阳台外的一颗伟岸的树被物业管理公司挪走了,说成要搞清理,老李内心一阵迷失,这树是白猫到二楼阳台上的必由之路,没有了这树,除非是那黑猫会飞。以便这树,老李几日没有食欲,老伴女急的手忙脚乱,孩子获知老李的芥蒂,就托关系买来一根木料,斜躺在二楼的阳台上。老李的心思落下帷幕,情绪又转好起來。   但那白猫,却从此没出現过。   一天夜里,老伴儿问老李为何以便一只白猫那么瞎折腾自身。老李无可奈何讲出了心声:我不该不查清晰就诬陷了那白猫的,我明白它并不是他人家的猫,它是只野猫,从我明白它是来我们阳台上捉老鼠刚开始,我就知道它是只野猫,他人家的猫是不太可能到他人家中来捉老鼠的......好好闲鱼,它原本能够狠狠搓一顿的,但它沒有,我也感觉我愧疚那白猫......如果他还会继续来,我也养着它,不许它再四处奔波,不许它再漂泊了。   自打那晚,老李就培养了往阳台上放点幼猫猫粮的习惯性,幼猫猫粮放进发过霉就又换掉新的。   時间一晃便是一年,一天早晨,老伴儿高兴地叫老李看来生活阳台,阳台上的幼猫猫粮只剩余些沉渣了,老李起先一阵开心接着也是迷失,都一年多过去,也许那白猫早已漂泊来到其他地方,也许早已被什么样的人给打死了......这幼猫猫粮也很有可能是哪只贪婪的耗子给偷食了。老李不敢相信那白猫还会继续再回家。   早餐之后,老李和老伴儿互相扶着下了楼,住宅小区的气体甚为清爽,不经意间老李就走来到一根斜躺在阳台的木料旁,历经了一年多的日晒雨淋,木材早就越来越黑暗,长出了些绿苔,忽然,木材上闪过的几个嫩白的爪痕打动了老李的眼睛,此刻,老李乌黑的脸部,却早就是愁容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