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1
广告位2

首页 > 初一作文 > 那一天的微阳自始至终记挂着被冬雨抑制

那一天的微阳自始至终记挂着被冬雨抑制

ww0022 初一作文 2020年08月05日
广告位3
  创作者:邓海霞     我还记得     有一日的冬阳     还记得不坠的严寒     还记得杏黄色的古楠     还记得一张张略微笑魇的面孔     还记得一醇颓丧的好梦     还记得那就是一个寒冬     我还记得那就是一个冬季     那一天的微阳自始至终记挂着被冬雨抑制很久的大家     一直坚持不懈走完后从东到西的间距     那一天的严寒驱使了数日的阴云动向了不知道有什么神迷的地区     只留有两朵零碎的云朵伴着那一片眼眸由此可见的蓝天白云     好像乱雨中的花朵随时随地会水淹灭     我还记得那一天     碧蓝如洗的天上浸着深深地的幽蓝弥漫着来到浩渺     眼下纵是一框的纷蓝娆娆     而我也坐着这一片碧蓝下     体会着微阳涌起的很长时间温柔     都会有一阵严寒燥起我的几抹轻发     提示我紧一紧冬装     我还记得在哪难能可贵有暧阳的一个冬季     大家摆脱了房间刚开始三三两两的集聚     谈起了这些积累数日的他人口中的和自身口中的碎碎的小故事     也在这种零碎的琐事里     有关活著的密秘也越来越已不那麼神密     可是我却不想说小故事     只为认清那迷漫于一整片乾坤的杏黄色     我看见了留恋于匆匆那年的青楠一声不响的说着自身的小故事     我看见了奶奶在阳光里时光已暮的睡颜     我还记得那一个冬季的群山上     泛起着层起的蒲棒     像极了妈妈青春年少朦胧的白头发     我看见山脚下那一小片金灿灿的油莱花     忘了那還是冬季     仅仅让开裂的嘴巴携带了一抹笑靥     我还记得在哪一个记不太清晰的冬季里     我沉了一个敷衍了事的轻梦     梦镜早已不轻     只还记得那弥漫着于一整片乾坤的杏黄色很是溫暖     要我想不起来     是生是死     是楚是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