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1
广告位2

首页 > 初一作文 > 十五中秋节,连阴雨泱,偏遇炎夏,掉胆仓惶

十五中秋节,连阴雨泱,偏遇炎夏,掉胆仓惶

ww0022 初一作文 2020年08月03日
广告位3
  创作者:扶苏公子     10月14日:     八月二十五农历,学不可以静,垂而思之,所记:     不辞辛劳十月,为事急匆匆,千二百里,一日惶惶。连增加会,叠复文章内容,兹无宜事,深感疲忙。全身无奈,夜枕無量,三尺皓月,又漏淡黄。十五中秋节,连阴雨泱泱,偏遇炎夏,掉胆仓惶。进宴水流,参加高装,如临胜地,更似登堂。不和即冲,不满意即练,此有老大,唯语其是。阵列参差不齐,纪律无方,多有冒泡泡,也是有坚强;泡亦摧毁,钢亦成梁,祸及吃药,共卧冰冷。憎恨仲秋,枯叶三百六十行;厌烦做官,四目狼狼。神盟都断,尾生已凉,今也不负,却觉忧伤。     11月14日:     这世界上需有着热衷捕风的人。这些人被称作捕风者。     一年四季,四季风来,一点也不比花园里晨露、大雪山融冰更肤浅。捕风的人,虽是修习道者,无长头发白须,亦无洒脱仙袍。略次等待,捕风靠手,她们常常立在湖边,海湾,常常出現在崖畔,屋顶,常常望天看云,风往风来,从她们手指尖如时光般越过;最终造就了一批细致温和的手;而中等水平着,好似很多同道中人一样,捕风借旗,未来展望处,旗所飞舞的地方便是风大扑面而来之处。她们挥动彩旗而走,经常漂亮,仅仅不知道是她们在七毒還是风在追她们;上等品位者,捕风用眼,看枯叶去世了,看溪流活了,看灰尘轻了,看树木重了,看人情冷暖潇瑟荒凉了,看飘缈龙走天翻地覆了;风过处,她们在风以外,视野在风以内,风连其目目连其心。而一等绝佳多者,捕风不依山靠水,都不伸出手都不望眼,仅仅写一首诗,有风就是风没有风进入便没有风进入,此风才真实捕来到手上。     10月16日:     十月南京市:     南京市好像拥有 故乡的气场。     这儿原是善解人意与罪孽的运势判决处,都埋进了土里,覆于大城市、山林河提之中。好像仍可听到哀魂的夜嚎,但已由此可见白天朝气蓬勃的高楼大厦与夜里感慨万千着一样高楼大厦的谲影。南京市的确拥有 低沉的故乡的气场,应是大江南北创造的同胞们,流一样的血,说一家得话,有一幸福的感觉。     十月的风如同转动着的干砌石刀叶,转动着与这个世界蹂躏瓦解手机游戏。     记南京市10月16日。     洛阳市的土,比南京市或许只厚不浅。一个临山,一个靠海,一个满眼是高看不到顶的松、深不可测的崖,一个漫天是琢磨不透的云和明目张胆的风。当西北风张着小口外露斗兽一样的凶狠扑来,一个亲自剥掉皮和肉,拨出去柔弱任其乱咬,一个将斗志化为缄默着的刚毅,生长发育着将芽胞咬死在寒风的衣衫上。     洛阳市的秋風,总是乱动落叶,将中原与骏逸的路弄成离奇死亡的蝴蝶花,将蜿蜒曲折的沥清打得四分五裂。我并不是只一日走在这里憋屈的沥青路上,我曾经与某一時刻的路面拜过把头,拥有 浓厚的情分,我还记得每一轮弯月点亮他们如新娘子的脸孔。当一年里的秋風一下子发泄而成,如同乌云密布的天忽然裂出个大贷款口子,利刃像大晴天里的太阳一样,隔断了无数夏天做生意的铺面与路面的买卖,一拨人回了房间换掉冬季服装,大街上铺满了戒严的枯叶。我还记得图书管理年青人的身影拥堵起來,刚开始想念往日在浏览桌子撒点野的太阳,大家效仿哈巴狗的模样,渐变成了标新立异的独狼。它是秋季为冬季所提前准备的急匆匆扔人世间的交待,像一张皇榜,威势而宝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