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1
广告位2

首页 > 初一作文 > 儿时的乡村生活,铸就了我,也危害着现在的我,未来的我尚不太好

儿时的乡村生活,铸就了我,也危害着现在的我,未来的我尚不太好

ww0022 初一作文 2020年08月03日
广告位3
  创作者:铁生彩迅     一九九八年冬季,我出世在河南的一户乡村家中,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或许生在穷苦人家的小孩的身上总该带著些"斗志",不用说志向更改周边贫穷落后的全球,往变小说成走出大山,改变人生,殊不知要我出乎意料的是我的童年生活仅有成亩成亩的麦地,有时候遇上一个陡坡都能兴高采烈爬上跑下乐不可支。最令我没法感受的就是"穷"的味道,不敢说自己富有,但也是衣食无忧,过年或过节添衣买猪肉還是非常合适了的。如此一来,我真的缺了"穷光蛋小孩"的斗志,大量的是些稚嫩。儿时的记忆,那时候家中已经是吃饱穿暖水准多,因此"时势造英雄"这类的并不适感用以我,"吃饱穿暖"不能叫作"雄霸九州",因为我当然避而远之英雄人物。     打自我考试成绩平平无奇,不论是最担心的数学课還是比较喜爱的语文课,也不值得一提,却自小就在另一家成年人口中落了个"用心"的知名度,都说"这小孩肯用心就行",这大约说的是心态,但瞻前顾后,除开一下学就守在电视前看动画,或出来和小伙伴疯玩一通(吃饭才喊得回家)外,就只剩余挑灯夜读补作业了,这类状况每到假期临新学期开学的那几日更为难以忘怀,也更为激动人心。到此,才又稍稍搞清楚,我只可能是染上了一种只滞留在现象的用心,并非是一种不为人知式的勤奋,要不自身怎会没给一点儿具体,而只落个个口头上夸奖。     不知道为什么,我不会喜看有很多小朋友的电视栏目,她们中的很多人 也才三四岁,独立挑选的观念并未产生,却很早被爸爸妈妈塑造变成"骁勇善战"的电视明星,殊不知妈妈却尤喜欢看,一边看还一边高呼,"啧啧啧"声持续,叹声也持续,"你看一下,那麼小,到了电视机能说会跳的……"妈妈经常那样在我耳旁谈起,我了解妈妈,她只不过惊讶于这些才艺表演挑球的小孩,也惊讶于这些小孩的讨喜,虽然了解,但仍然還是条件刺激般随口说出:如果早两年将我送至嵩山少林寺,早已成功夫明星了……虽就是我的玩笑话,妈妈听了总一言不发,那时候家中的标准并不是非常好,也是在农村,不太可能报考哪些才艺表演班,乃至连这类定义也都还没。到此,我身上基本上是找不到哪些音乐才能的身影的,可这完全不可以归因于妈妈,妈妈的时代,种田便是一门"造型艺术",摘棉花也是,可妈妈也没有挑选教我,而只让我独自立在田间的树荫下面,看见她身背晕晕沉沉农药桶在一丛丛稻苗旁低头历经……我是妈妈的孩子,也是农民的儿子,却未曾有一天吃过农户的苦,家也几乎就并不是我当,几乎便是父母亲。儿时的乡村生活,铸就了我,也危害着现在的我,未来的我尚不太好说。     有很多的人信命,这一命大约是讲运势,现在我的年纪最多是运势才不久开过块头,也何不对我的一生倘若一下,倘若我的一生填满艰难困苦,家境贫困,能够是住在深山中,乃至隐居山林,再或是,要我向史铁生老先生一样,一场重大疾病瘫了两腿,乃至痛楚,乃至失落,我不敢确保能像史老先生一样活得开朗,活得搞清楚,但唯一能够判断的是,我做不了史铁生,或许最终连一个文学家也叫不了。倘若我瘫了两腿,因为我只很有可能就是我,一个瘫了两腿的我,并非史铁生,否则,史铁生又到底是谁?缘故在哪,我觉得,这就是运势,妈妈常说我"心强命不强",有时候还把"我们人"也顺带上,难道我这"心强命不强"也有基因遗传,这下一来好像就完全不可以怪到我的头顶了。实际上这"心强命不强"也有另一种相仿的含意叫"观念的超大型巨人,行动的矮子"。因为我曾在另一篇名为《醒醒,别让命运催眠》的文章内容中写着:一个人的运气,实际上便是即便造物主给了那人一万次机遇去更改,可最后還是走来到那最艰辛的一步。运势这件事情太很难说,但有一点可以说,我决不信有命里注定这一说,人生道路并不是一部完成的小说集等待相对的人物角色去表演,只是一台即兴表演的歌舞剧,怎样演译全靠自身充分发挥,可是都会有些人会被运势构建的错觉所迷惑,或是是沉浸在一种日常生活的舒适安逸当中,却不知道,这类心里的"舒适安逸"就是人运势当中较大的艰辛,发觉和超越它都真的很难!     针对运势,每个人都该确信,我不会很有可能变成某一己知的谁,我只可能是自己,时下的每一种挑选都将为将来的运势提升一万种很有可能,这类很有可能如同河的很多干支流,虽然弯弯曲曲,也四通八达,可最后都将汇到主杆,直到冲向海洋。倘若我的命运坎坷,因为我将乐于接受,由于运势必须被重视。如同史老先生,活着就是对运势的重视,另外也是一种"抵抗"。     路遥曾说过:有的人宁可去关心一个打马虎眼知名演员日常生活的琐碎和无关紧要,也没去关心一个最平常人的波澜壮阔的内心深处。有时,并不是一些人挑选了平凡,只是平凡挑选了你,但你却不知道。     实际上,一个人的平凡和无所作为和运势不相干,而取决于主动,取决于保持清醒地看到运势,也取决于挑选。史铁生曾提及过,大约的原话已想不起来了,针对信心,心态,日常生活等事关运势的重要,苟且偷安不用挑选,实际上也是一种挑选。     运势几乎就沒有"倘若我如果那般"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