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1
广告位2

首页 > 初一作文 > 2020年的春季,雾水还是象以往一样浓厚,连绵起伏的大雾,遮

2020年的春季,雾水还是象以往一样浓厚,连绵起伏的大雾,遮

ww0022 初一作文 2020年08月03日
广告位3
  创作者:植振华     2020年的春季,雾水還是象以往一样浓厚,连绵起伏的大雾,遮挡了我眺望的眼光。我没法感受到春分时,星象和气侯的转变。此时,我愿空出空缺的岁月,并想要呆在空缺的时光,再次承受大雾把太阳光捕获和屠戮,把太阳封控和删掉,让剪不断理还乱理还乱的雨随风飘荡,在天空中狂飙狂舞,坦露其凶悍、残酷的原型。随后,我能在委靡和哭声当中,移动疲倦的人体,去慰藉被难熬了一冬的苍生。   春風早已顺着时钟频率的节奏感划过惊蛰节气,唤起沉寂的江河,那叮咚声直响的水的声音此起彼伏,有谁还会继续懒在睡觉时不醒?此时,我敢肯定,除开生机勃勃的蔓草以外,不容易还有漫天满天飞的小雪花,敢在春風的眼前落身和停留。2020年的春季很独特,她让红梅花残余的赤红表明出冬季的绝情;让冬季没什么标准地把拿出的枯叶,循规蹈矩换取成翠绿色并挂返回了春季的树技上。清醒的原野也翻出了一肚子郁积的心思,让绵绵不绝的细雨讲解。河提的草莓苗也刚开始返青,我取下草尖上的小露珠,祈祷神明能让他们连接成一条珍珠链,套进以往我那衰老而乏力的诗词里。我祈望我的诗文,能在阴郁而暗淡的天上和雾水浓厚的春天永恒不变地闪耀。实际上,我这发干的笔头依然没法顺着过冬的藤条,到达春季荒谬的最深处。我只有躲在果树下伫候时钟频率,将花骨朵一只又一只地股票解套,直到花瓣绽开并外露花芯才行。   我明白,只靠我这支残喘的笔杆是没法拨下浓厚的雾水,更没法表明杂乱不清的远处。即便我朝向春風的轻拂,也没法捕获获得一朵蓝天的身影,更没法寻找到一条江河的最后流入。天上仍然阴郁而暗淡,仅仅地面的修真比我的诗文更早外露庄重的晨熙。我明白,不管天色逐渐怎样,布谷鸟早已在树梢上演唱,大家也已经布局农活,我的笔杆再在春天肆意描绘早已毫无道理。眼底下,看见了做农户的弟兄们,已经鼓足干劲,翻卷裤脚,在田里里耙地,抵进土壤最深处的犁尖闪着闪耀的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