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1
广告位2

首页 > 初一作文 >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我觉得这八个字定是为他为之的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我觉得这八个字定是为他为之的

ww0022 初一作文 2020年08月02日
广告位3
  创作者:熊悦     谁料晓风残月后,如今又见柳屯田。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提到"宋朝至今,唯容若一人罢了"。     纳兰性德,本名纳兰成德,字容若。耀眼明珠嫡子…康熙皇帝御前侍卫…贾宝玉的原形…     人说"慧极必伤,情深不寿",我觉得这八个字定是为他为之的,要不然怎会与他切合到此呢?     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满州八大显族之一,正黄旗叶赫那拉氏嫡子,爸爸耀眼明珠是当朝大臣,妈妈是正统皇亲国戚,姑妈则为宫里贵人相助,育有皇大儿子,可便是如此赫赫有名的妻室拘束了他的一生。以前原以为他仅仅个忧愁的诗人,一个一心憧憬一生一代一双人的伤势着,一个陷入尘世盼望不辞风雪为卿热的痴儿…山盟虽在,锦书难托,两小无猜,情锁侯门,此后萧郎是过路人。十年生死,两相一望无际,琴瑟和鸣,结发约断,将来千山万水但见大雁独走。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添香红袖添香,情法不可,如今老坏不复相见。欢快乐,别离苦。就中更有痴子女。可是!嗟叹!可伶!惜门中贵人门口萧郎。叹红颜命薄,千里孤坟。怜曾经沧海,终难重续。三断离愁,那一次并不是耗尽心血,情深于己。上穷碧落下黄泉,多处一望无际皆看不到。锦衣郎儿并不是薄幸,故友的心亦害怕变却,各中痛苦化为"不寿"二字。在其中辛酸终叫那残春化为泪千行。     那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之苦。他的心,他的伤,他的痛。纵是近百年后的我仍品的出。曾认为,这般一个伤势者,必是此后酒诗过日子,再没理尘世事。"我",小看了他,小看了一个词章宫笔,皆清敏于勤,专注于弓骑,每发必出的热血男儿。他亦有少年壮志,残星拂旗,塞马低嘶。这些时光是江南风景摸高低不平的。但从何时刚开始,哪个热血男儿善于枕塌,病苦压身了…从什么时候起,哪个宋朝至今第一人,这些聪明的词章文本,变成大家哀叹的目标…慧极必伤,慧极必伤…     我一像觉得"梅"是最情深的花,它强忍风的凛冽,受着一个人的孤独,只求与雪在冬季有一个幸福的相随。若能以花喻之,他定是那迎风三十而立的玉兰。莫把琼花比澹妆,谁似白蝶粉。别样清幽,当然标格,莫近东墙。冰肌玉骨天分付,兼付予苍凉。可伶遥夜,冷烟和月,疏影横窗。他将那历经沧桑又极其短暂的生命过的别具一格,开创一景。既非是能以花喻之,他定是那迎风三十而立的玉兰,将那历经沧桑又极其短暂的生命过的别具一格,开创一景。既非是偷下尘世的瑶台仙种,怎会如此如此昂然于世,无所畏惧风雪交加呢。     并不是人间富贵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