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1
广告位2

首页 > 初一作文 > 高三一班有那样一个女生

高三一班有那样一个女生

ww0022 初一作文 2020年08月02日
广告位3
  创作者:李振朦     尽管黑喑令人失落无可奈何,可是确是黎明曙光来临的必由之路。而大家要是静下来,舒心等候,便会化茧成蝶。     --作文题记     黑喑初显     高三一班有那样一个女生。她的学习培训中等水平,人缘人品平平无奇,家世还过得去;她混在高二一班的群体里,从不容易有些人积极贴近她,也从不容易有些人提到她,她就好像隐形人,好似气体一般,没有人在乎。她有时候也想像着自身能够像其他女孩一样在班级同盆友聊一聊以前课的教师多么的反感,聊一聊音乐欣赏课有名无实,聊一聊演艺圈里的事,八卦一下。可她很不自信,在她来看,自身长的丑,也不会像班级的闫雪那般会打扮。是的,闫雪是她们班级认可的校花。闫雪不但长得好看,还学习培训出色,班级的人一直喜爱围住闫雪转。她也想象闫雪那般极致,她十分的羡慕嫉妒闫雪。     她曾在心中重重地看不上过闫雪,为何闫雪那么沾花惹草。说闫雪沾花惹草是由于闫雪的人缘人品非常好,课间活动時间一直有很多盆友和她手挽手去洗手间。很有可能男孩子了解不上课间活动一起去洗手间的女孩友谊,但对女孩而言它是友谊的一种反映。而她如今并不是看不上,只是反感。由于闫雪抢去原本应该是她的盆友。     那就是一个一如往常的黄昏,她還是一个人坐着角落。有一个性格开朗的女生来找她,她手足无措,忙问那个人啥事。那个人说想请她帮助值下日,由于那个人想早点回来看青春偶像剧,问她能够替顶一下吗,她大方同意。她很开心,由于那就是第一个积极找她讲话的"盆友"。     是的,她觉得那个人是把她当做了盆友,要不然为什么会想到她呢,因此无论她在值日时受了是多少苦,做了是多少的活她也是开心的。可就当她兴高采烈地去找她的盆友的时,她听那个人讲过一句话,只一句话就把她打进谷底。"哦,你觉得李振啊,没有什么印像,她是我们班的?没见过呢"。李振,是她的姓名。     她怔住,"没见过"三个字好像沉重的石头砸进她的脑里。她强颜欢笑,心好像被针刺了一下,锐利的疼。原先,她是没印像,没见过的人。之后,她又好像隐形人一样静静的坐着角落里,看见她觉得归属于自身的盆友与闫雪捧腹大笑,她想,如果沒有闫雪就好了。     "闫雪"二字就好像搜索引擎蜘蛛吐出来的网,网住了她全部的专注力,而她好像奋不顾身的不顾一切扎入火苗,仅有轻度的"噼噼啪啪"声是她最终的印痕。     光的湮没     她混混噩噩的过着平平淡淡的普通高中,她既不左右都不拉尾,她过着自身的日常生活。殊不知,幸亏也有一个人陪着她,那便是书。一提到书,她就感觉莫名其妙的亲近,她看了许多的书,她确信一句话,书中自有颜如玉,因此她一直在空闲时读许多 书。她最喜欢的是《简爱》里的罗彻斯特,她感觉自身如同罗彻斯特一样。独栋别墅被毁,自身残废,已不像以前那麼俊秀颇具的罗彻斯特,孤单的的等候着。她也像罗彻斯特一样,等候着能够救她杜绝炼狱的"简爱"。直至有一次,班干部下发了一个小众每日任务,规定写一篇文章,题型不限,是关于梦想的,她觉得,她直到了自身的"简爱"。她信心无比,飘飘洒洒的写了她觉得最赞的一篇文章,她信心无比。     她尽管成竹在胸,却還是在所难免忐忑不安,她躁动不安的是,若是报栏里发表了她的著作,她该怎么应对同学们,是谦逊的笑,還是引以为豪的详细介绍,她左右不静。靠近了报栏,她上升的嘴巴僵住了,她疑惑,恼怒,难过,都更改不上的客观事实,报栏里的姓名并不是她,只是大伙儿认可的校花--闫雪。教师的评价,亦让她很难受。"字如其人该学员的文章内容如同她的姓名一样,透亮整洁,对理想的追求完美......活力四射......"。     她咬着嘴巴,返回课室,好笑的听着班里的欢歌笑语,像个仓鼠,坚起全身上下的刺。她抵御,课室的嘈杂声却像看好了她,一窝蜂地钻入她的耳朵里面,讽刺她,刺激性她,她拼了命的躲,却逃不动这张蛛网。她期盼吸气,却像沉船了的人乏力呼喊,她神色苍老,最后眼神呆滞,肌肉僵硬的扯出微笑。     她想,她太累了,本就岌岌可危的光辉一瞬间被黑喑吞掉,整个世界都暗了出来。     晨光乍现     当她举起一枚薄薄刀头时,她想她的耳旁一定是有哪些魔鬼迷惑了她,她觉得冰凉凉,看见手腕子处血水滴在木地板上,像极了长刺的蔷薇花,开得那麼艳,让她一些昏眩,她笑容,她猜她快摆脱了。吊顶天花板在转动,整个世界都晕晕乎乎的,天使坠落,悄然无声。     她疲倦的挣开了双眼,扭头就看见神形俱枯的妈妈,她见到妈妈飘逸的长发早已连根银白色,以往光彩照人的衣服裤子已不整平,整洁,她静静地流下来了泪水,她猜疑,她是否不对。     之后,妈妈给了她一封信,信的落款是高三一班全体人员,她颤抖着接到信,信中沒有许多 得话,仅有短短的两三句。     "李振同学们,您好!我是闫雪,谨代表全班学生向你写了这封信,尽管不清楚你是生了什么病,但我们都是一个团体,大家都盼望你回来,与你一起努力学习"!接着是签满了信笺的姓名,草率的,齐整的,洒脱的,可爱的字体,都意味着着一位同学们的心,她痛哭,淋漓尽致地痛哭流涕着,她明确,她不对。     最终,她认真的资金投入康复治疗,回校,与她的学生们,不,她的小伙伴们一起投身于书海,她沒有再怨天尤人,只是竭尽所能的更改着自身,她笑,像老师的评语那般,活力四射地笑,她找到信心,全身释放着无缘无故的光辉。她的周边也拥有一群讨人喜欢的盆友。她明确,她不容易再期待沒有闫雪这个人了,由于她便是闫雪。     "我曾经觉得我不是被需要的,因而我做过许多 蠢事,我一直憎恨他人,却忘记了最重要的本身缘故,人或是实际上比较简单,简易到最终便是一方小的小盒子能够安身,我是沒有飞翔的翅膀,可我的好朋友却给我撑起了一片蓝天白云。我觉得,我能很引以为豪的详细介绍:'它是我的好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