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1
广告位2

首页 > 初二作文 > 夜,冷冰冰,我一直在冼澡,忽然听到父亲吃了晚餐回家了,我禁不

夜,冷冰冰,我一直在冼澡,忽然听到父亲吃了晚餐回家了,我禁不

ww0022 初二作文 2020年08月06日
广告位3
  夜,冷冰冰,我一直在冼澡,忽然听到父亲吃了晚餐回家了,我禁不住想到今日下午的一件事——     我回到家吃午饭时,忽然想到便当盒中还有一个软枣和一个半馍馍,便打开了便当盒,想把软枣给宝妈们吃。这时候,父亲见了,并不大兴高采烈说:“如何又不吃早饭?那样对肠胃不好,说你几回了。”但实际上,我已经吃完另一个小点心。我赶忙向父亲表述,可父亲仿佛没听得懂一样,更用尖酸刻薄的语调说我。我认为很憋屈,内心十分不舒服,就跑来到洗手间平稳一下心态。     当我们出去时,父亲居然对我说:“没有食欲就离开!别罗罗嗦嗦!”虽然我受的憋屈也许多 了,但父亲那么讲话還是第一次听见,我怎么也意想不到父亲会讲出那样的话,我操纵着眼泪。母亲也讲过一两句父亲,但父亲却自身丢下工作回屋子了。不一会儿,父亲又出来,但他早已穿好外套,并生产制造出一系列“粗鲁的响声”,开关门就离开了。我从此难以忍受,眼泪总算外溢了……     我洗完澡,郁郁寡欢地出了去,父亲忽然要我以往,我想他大约又要责怪我了。我低下头,撅着嘴,走以往,判逆地为窗前望着,恨不能把双眼闭上,把耳朵里面捂着,以防听他的冷眼相待。“今日上午的事,实在太抱歉了,是爸爸不对,我不会应当那样骂你。你要宽容父亲吧。”他边说边摸下我的头。     我基本上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里面。那真的是父亲在与我说话吗?我是不是看错了?     我抬起头,既疑虑又惊讶地望着父亲。令我出现意外的是,他的目光填满悔改,好像在乞求我原谅。     “爸爸是在乎你,但我用心反思自己,我不会应当骂你,就你要宽容父亲,之后别再饿着肚子了。好么?”父亲再度乞求。     我不相信,这真的是妈妈说的吗?原先,父亲并并不是我想像中的小肚鸡肠、絮叨鬼,他是说爱我的。虽然他的作法有点儿太过,但我也不应当憎恨父亲。我曾应当了解的,他是说爱我的,但我却把它忘记了,差点儿把它丢在了忘却的全球里,就因自身一时的怨愤,宁可把它丟了。但此时,爸爸的话唤起了我,我又把它捡了起來——父亲深爱着我。     爱的眼泪好像要从眼中冒出,我用劲地把它吸了回家,吸入内心。我对父亲点了点头,我宽容了他,爸爸把我搂在怀中,气体都转暖了。     在这里冷冰冰晚上,幸福的存有,一切都是温暖的。